• 教育培训下载
  • 免费热线400-0893-469
  • 联系人:刘经理 13754110158
  • 电话:0351-7941105
  • 公司网址:sooxxstl.com
  • 教育培训开户
新闻资讯
  •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培训 > 教育信息化 > 正文
  • 一年“盗”走60亿元,打盗版怎成“打地鼠”——网络文学盗版乱象调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6-11

      不一致者视为无效报名。

        中国学术研究只有顺应新时代提出的新课题、新内容、新需要,强化共同体意识,促进传统的学术研究从单一领域和单一学科向多领域、跨学科的学术研究融合型共同体转变,从纯文本理论研究向理论与应用紧密结合型的学术与社会联姻型的共同体转变,从自足于国内本土化的学术研究向与国际合作的跨国型学术共同体转变,从传统在纸质媒体发表研究成果向虚拟实在交互型学术共同体转变,才能充实学术研究内容,提高学术研究质量,促进学术繁荣,满足社会发展需要,从而组建学术利益共同体、价值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和共享共同体,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把学问写进群众心坎里”的要求,推动中国学术顺应时代节律持续健康发展。  构建高质量学术融合型共同体  在当今学科之间既有分化又有联系,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的新时代,学术研究从单一学科向多学科、跨学科融合发展的态势已充分显露出来。传统的哲学、经济学、生态学等原来界限壁垒森严的学科和学术研究,随着时代发展的需要,已经融合形成经济哲学、生态经济学、生态哲学等诸多新兴学科和边缘学科。  学科高度聚合融通和构建学术融合型共同体的历史任务,对研究者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其知识储备和科研能力向着专业知识的多样化、复合化方向发展。

    一年“盗”走60亿元,打盗版怎成“打地鼠”——网络文学盗版乱象调查

      新华社北京5月4日电题:一年“盗”走60亿元,打盗版怎成“打地鼠”——网络文学盗版乱象调查  新华社记者史竞男、袁慧晶  亿名读者、1400万名作者、1600余万种作品……近年来,我国网络文学蓬勃发展,但也深受盗版之害。 业内调查显示,2018年,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近60亿元,超过现有市场规模的一半。

      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不断发展,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花样翻新,打击盗版就像“打地鼠”游戏,打掉一个,又出现一个。

    问题出在哪里?如何遏制愈演愈烈的盗版之风?  “打不死的笔趣阁”现象令从业者无奈  “笔趣阁”是早年“知名”的盗版小说阅读平台,靠作品的免费阅读吸引了大量用户与流量,后被依法处理关停。 然而,此后诸多新开设的盗版网站,挂靠“笔趣阁”之名,企图借此吸引盗版用户的关注。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说,针对冠以“笔趣阁”之名在各大应用市场传播侵权盗版的行为,阅文集团高度关注,仅2017年至今,就针对性处理了近百起与该名称相关的侵权盗版行为。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互联网上仍有大量以“笔趣阁”或类“笔趣阁”命名的阅读平台。

    以百度搜索为例,输入“笔趣阁”能够显示出上百家小说阅读网站。   据了解,这些盗版平台的侵权模式“花样百出”。 “从一开始的盗版网站抓取内容,到现在的搜索引擎、浏览器、论坛、网盘、应用程序商店以及贴吧、微博、微信等多种传播方式,聚合、转码等多种侵权方法相结合,自媒体账号以及H5小程序开始成为盗版网络文学新的集散地。

    ”掌阅副总裁、总法律顾问吴迪告诉记者,通过对互联网平台上流量巨大的“笔趣阁”平台进行监测,共计发现侵权小说多达35569本。   “一个盗版网络文学站点倒下的同时,能够裂变出几个新的盗版站点,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说。   这一现象,让从业者颇感无奈。 据互联网研究机构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规模为亿元,网络文学的盗版损失占到了同期市场规模的%,远高于数字音乐的%和网络视频的%。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认为,海量盗版平台非法传播网络文学作品,不仅给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也扰乱了网络文学行业秩序,不利于行业的正常发展。

      技术发展让打击盗版遇上“新难题”  随着IP价值凸显,网络文学也成为盗版的“重灾区”。   为了打击网络侵权盗版,自2005年开始,国家版权局等有关部门连续14年开展“剑网行动”进行专项治理,虽然网络版权环境明显好转,但盗版平台仍然层出不穷,原因何在?  业内人士透露,打击网文盗版存在“三大难”:  一是根除难——一方面,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如中小型盗版网站与广告联盟等,使得侵权盗版行为有利可图;另一方面,网络文学侵权成本低,跟音乐或视频相比,文字作品的文件存储介质占用空间小,基本上没有服务器带宽的压力,因此盗版成本非常低廉,且盗版文件的迁移也十分方便,新的盗版站点和APP不断出现。   二是取证难——盗版朝隐蔽化、地下化发展,如出现聚合转码类盗版网文APP等,侵权盗版者将主要人员及服务器均设置于境外,用以逃避国内监管与打击。

    “网络侵权盗版已经形成了搭建网站、购买软件、获取广告、宣传推广、资金结算的‘一条龙’产业,组织成员分别掌握不同的专业技能,分工协作、跨省跨地域流动,非常隐蔽。 ”颜三忠说。

      三是维权难——诉讼程序繁琐,且诉讼周期长,权利人打官司需要消耗很大的成本和精力。

    记者了解到,在判赔力度方面,虽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均给予网络文学侵权案件更高的关注,并且陆续产生了一批较高判赔的司法案例,但整体网络文学侵权案件的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漫长的诉讼周期,整体上难以给侵权人造成实质压力。   吴迪认为,盗版平台海量、侵权形式多样、平台主体无法确定或确认主体后发现为借壳公司等,都为打击网文盗版带来不小的难题,侵权者又常常打着技术中立的幌子,滥用“避风港原则”以逃避打击。

      严惩“挂羊头卖狗肉”“用马甲做盗版”行为  侵权盗版一直是威胁整个网络文学行业的毒瘤。 在业内人士看来,想要从根本上杜绝盗版,推动网络文学产业的长远发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张洪波表示,网络文学作品的出现颠覆了传统文学作品的发表、传播和复制方式,而我国对于网络文学作品著作权保护的相关法律还相对滞后。

    需要加快立法进程,尽快完成著作权法的第三次修改,加大对侵权盗版行为的处罚力度和侵权成本。   据了解,2016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明确了两类网络服务商在版权管理方面的责任义务,并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对规范网络文学版权秩序具有重大意义。

      业内人士呼吁,希望版权监管部门持续监督通知的实施情况,要求第三方网络服务商主动屏蔽和删除盗版侵权链接,禁止广告联盟向黑名单上的侵权网站投放广告,切断盗版网站的利益来源。   此外,专家认为,应加大司法机关查处网络侵权盗版力度。 对侵害著作权作品数量较多、社会影响较大的网络平台企业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严惩分享平台“挂羊头卖狗肉”“用马甲做盗版”的现象,使侵权盗版者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打击侵权盗版还要靠行业自律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吴文辉呼吁作家、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在网络文学行业内部,建立畅通、健全、良性的沟通环境。

    上一篇:博瑞星云邱晓辉:重新定义教育教学新模式

    下一篇:没有了